期货对股市影响杨金龙代表:将快递作为基本公共服务 解决最后一公里痛点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配资炒股,炒股入门知识,新手入门学习

  “最后一公里”派送是外卖行业期货对股市影响的“痛点”之一。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来自浙江的全国人大代表杨金龙提交了关于支持快递期货对股市影响末端共享服务平台进社区的期货对股市影响建议。杨金龙建议国家层面有关部门进行顶层设计,将快递服务期货对股市影响作为基本公共服务,快递末端共享服务设施作为便民利民项目,各省区市将其纳入城市规划,在用地、设立等方面提供便利。

  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快递业务量91.9亿件,至2018年已达505亿件,每年跨越一个百亿台阶,五年增长了5.5倍,预计2019年将进一步增加到600亿件。

  杨金龙介绍,传统方式中,靠快递员骑电动车或开车送件上门是主要方式,然而这种方式带来的负面效应也日趋严峻:对于城市管理者而言,快递车辆抢行、校园外“摆地摊”、社区外电三轮“围城”,给城市秩序、交通管理带来了巨大压力;对于快递行业而言,网点安家难、车辆通行难、企业招工难、快递进门难等问题,也影响快递行业的发展;对于消费者而言,参差不齐的快递品牌服务质量也有很大差别,甚至还可能存在一定安全风险。

  杨金龙认为,发展共享末端设施是必由之路。快递是典型的规模经济,规模越大、成本越低、质量和经济性就越容易提高,发展共享末端设施,实现“人递、箱递、站递”相结合是解决快递末端症结的关键所在。

  但是,快递属于薄利行业,派送环节期货对股市影响更是薄利中的微利,上述末端创新服务做的是“5毛钱的生意”,普遍盈利状况不佳,处于“烧钱”阶段,每年退出市场的各类业态也不在少数。有的社区将快递末端设施拒之门外,或者收取高额的进门费更加剧了创新的负担。更有些平台,假借创新之名行资本运作之实,通过所谓的“加盟”集纳民间资本,存在不小的风险,并在信息安全等方面也没有保障。

  对此,杨金龙建议中央和地方有关部门根据有关法规和政策要求,加强政策支持力度,保障快递末端共享服务设施的进门权、运营权,惠及广大人民群众和快递小哥。

  一是建议国家层面有关部门进行顶层设计,将快递服务作为基本公共服务,快递末端共享服务设施作为便民利民项目(如同以往的信报箱),通过电商、快递平台大数据和增长趋势,要求各省区市纳入城市规划,在用地、设立等方面提供便利。

  二是建议各级住建部门提升新建住宅小区的验收标准,明确配套快递设施用地和场所。主管部门、行业协会鼓励和引导住宅小区设置快递综合末端平台,不收或少收取进门费,引进优质企业开展社区快递末端运营。

  三是建议各级市场监管、商务、邮政等部门加强对末端服务创新的引导和管理,鼓励企业通过科技手段提升站点运营安全性,保障快递末端共享服务设施高效、优质、安全运行。加强对“加盟”“集资”等模式的监管,防止出现用户数据泄露、安全风险等问题。